用代刷网店信誉度进行诈骗的手段也层出不穷。厦门思明警方公布了最近破获的两起代刷网店信誉度的诈骗案,一起是利用网店卖家找人刷信誉从而骗取转账,另一起则先让买家下单买游戏点卡,再盗取订单密码,转手将游戏点卡卖掉以套取现金。据悉,两起案件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9名,破获案件60余起,涉案金额达15万余元。 【揭秘】淘宝信誉代刷业务暗箱操作 商家信誉造假“灰色”利益链曝光   这些人通过虚假的网络交易,让电商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信用等级。记者采访了解到,仅2013年淘宝网络安全部门查获虚假交易买家账号就达800万家,交易额超过100亿元。而这仅仅是已发现的冰山一角。   职业“炒信”买家高峰期每天获利约千元   家住杭州的网民小胡这几天很忙,他每天夜以继日地在网上点击购买大量的商品,给不同商家好评。不过,他所参与的每次网络消费都是虚构的,而且,他不用付钱,收到的邮包也都是空的——小胡是一名“炒信”职业买家,他称:“‘双十一’这段时间,很多网络店主希望能提高店铺信用等级多卖些货,我们这行的生意也最忙!”   专门负责监控“炒信”行为的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安全运营专员鲍骏介绍,通过虚假的交易信息,买卖者均获得了各自所需的利益:网店主可以随心所欲根据自身的需求发布虚假物品成交的信息从而提高相关物品的销售及店铺的信誉,达到扩大人气、快速叠加信誉积分,使自身产品被购买的概率增加。而职业“炒信”买家,每天只要动动鼠标购买物品,便可获得每笔几元甚至几十元的佣金费用。据统计,高峰时期,一位职业“炒信”买家每天至少可获1000元的佣金。   “淘宝网建立之初即创建了一整套信用评价体系,以期建立一个以诚信为基础的网络电商模式,维护电子商务参与者的合法权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余伟民说,“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不断有人利用网络虚假交易炒作信用,这对以诚信为基础的电子商务体系的破坏几乎是毁灭性的。”   案例一   网店卖家找人刷信誉 远程操作电脑反被“坑”   今年10月10日,厦门一家网店老板詹某报警称,其在QQ群上看到代刷淘宝信誉度的广告,于是便主动和对方联系,并提出要求买家必须是三星以上的。对方也很快便找到三星以上的买家,一番沟通后,对方拍好网店的一个价值4350元的按摩椅后,为了不被骗,詹某要求远程操作对方的电脑,付款时可保证直接支付到自己的账户中,可没想到交易结束后,詹某的钱转给了一个陌生账户。原以为远程操作对方电脑就可以规避上当受骗,没想到最终还是掉入陷阱。   办案民警调查后发现,骗子利用詹某远程操作电脑,在付款网页弹出时,自己则在键盘上按下快捷键,将提前设定好的付款链接弹出,一时大意的詹某并没有仔细比对转账账户的变化,将钱转到了骗子提前设定的账户中。   经过前期调查,办案民警在11月5日将暂住在集美区的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在现场还发现另一用同样手段诈骗的犯罪团伙,办案民警一鼓作气将另外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经审查,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利用卖家找人代刷信誉进行诈骗30余起,涉案金额5万多元。   案例二   代刷信誉赚利息 买家最终钱财两空   今年10月初,王某报警称,上网时一个陌生人主动通过QQ发邀请,让其兼职代刷信誉度,还称可日赚百元等。王某信以为真,点击对方提供的链接,一口气买了147张游戏点卡,价值1.47万元,交易成功后,准备索要利息和本金时,对方一直称系统卡住,无法返现,王某这才发现自己被骗。   办案民警介入调查后,以林某为首的诈骗团伙浮出水面,他们多在泉州、漳州、厦门一带作案。前日上午,民警在厦门市湖里区一出租房将林某等3名犯罪嫌疑人抓获。据林某交代,他们自今年10月份开始,在网络上发代刷信誉度的信息以此诈骗,前后作案30余起,涉案金额达10余万元。   他们是如何利用游戏点卡套现的呢?办案民警发现,林某等人在对方买好游戏点卡后,都会声称为了证明让其发送订单号截图,而他们就利用订单号套出对方先前购买的游戏点卡密码,再转手卖给二手商家,以此骗取钱财,等买家发现时已经钱财两空了。   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灰色产业链呈职业化专业化规模化特点   浙江省网警总队相关负责人介绍,2012年至2013年,互联网购物网络规则发生变更,网络交易平台均加大了对“炒信”等虚假交易的查处力度,但“炒信”灰色产业却没有消失。而且,由于买卖双方虚假交易的巨大需求及高额获利,催生了一个从广告发布到快递乃至交易的产业链,并呈现出职业化、专业化的特点。   这位负责人说,各个“炒信”组织内部分工明确,有独立的行规、准则。而在虚假交易的各个环节中,上下游行业分工更明确,涉及手机服务商的验证、快递公司甚至欺诈团伙,产业链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2014年5月下旬,浙江公安机关对江苏盐城人李某组建经营的“零距网商联盟”展开调查,查明了这个新型“炒信”平台的基本运作模式:卖家进入“炒信”平台的首要条件就是报名;报名之后会有专门的所谓管理人员给予报名表;并根据卖家的等级缴纳管理费用。通过审核之后,每一位卖家会被分入对应的“语音房间”,可根据自身的需求发布需要炒作的产品、价格、销售数量。随后会有买家操手根据卖家需求接下这笔虚假交易。通过与模仿真实买家的行为:搜索、查看、交谈、拍下物品、付款、收货、好评,从而形成一次虚假交易。卖家不仅仅会通过线下返还买家支付的金额,还会支付买家操手物品交易额的3%至10%不等的佣金。而组织者则从整个环节中获取入盟费、保证金等资金。   警方介绍,“零距网商联盟”在“炒信”过程中非法获利的途径主要有几个方面:一是每个入会会员缴纳的540元会员费和培训费的收入;二是卖任务点的收入,平台在每笔“炒信”活动中抽取10%的点数,后以每个点5元的价格出售获利;三是帮助别人“炒信”获利,平台帮助他人完成虚假交易获取任务点后再出售;四是销售空包获利,通过代售快递空包的差价获取利益。   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总监贾炯表示,据统计,类似这样的虚假交易平台,在网络上至少有上百家。   记者观察:网络刷手已然泛滥 欺骗手段层出不穷   在搜索栏中输入关键词“淘宝 刷手”,竟有近千条淘宝刷手的广告帖子。虽然帖子的转发和评论者寥寥无几,但“网络刷手”俨然已经成为不少人的“捞金工具”。记者了解到,“刷单信誉”上当受骗的不仅仅是网购消费者,像雷先生这样急于提升店铺人气的淘宝小卖家反成受害者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另一位广州街坊刘女士同为网络刷单骗局的受害者,她的遭遇也很“雷人”。去年开始做淘宝生意的刘女士,开的是一家化妆品店。一些网络刷手主动找上她,提出免费帮她刷信誉,没有效果不要钱。“刷手”们还给刘女士提供了不少以前运作的案例。见效果不错,刘女士就让“刷手”们开始运作。事成之后,刘女士按事先谈好的价格付了款,谁知紧接着不可思议的事儿发生了。付款后第三天,这波刷手突然在商品评价下给了差评,刘女士则再也联系不上刷手。后来她才知道,这是网络刷单手的“自我保护”常用手段,由于他们基本上就是几个固定IP,很容易被网购平台查出来,所以要通过差评的方式洗脱“刷单手”嫌疑。一次“刷单”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刘女士对此后悔不已。   此外,网店只要雇来网络刷手,等于授人于柄,刷手以举报相威胁,胁迫众电商卖家“互刷”,从中获取利益。   商家态度:淘宝严处刷单 情节严重卖家将会被封店铺   此外,记者查询资料了解到,淘宝对于刷单刷信誉的处罚很严厉,一旦被发现,不仅会被公示警告,还会降低店铺信用度,情节严重者则会被冻结账户甚至是查封店铺。然而,一批又一批的淘宝商家不惜冒着巨大风险,一而再再而三地请刷手提高店铺销量,为什么呢?“像我们小商家,如果你不找刷手的话,根本生存不下去,因为没有那么大资本去推广,”雷先生说。   警方提醒   代刷信誉度的骗局,犯罪分子往往打着“代刷信誉度赚佣金、门槛低、高回报、零风险”的旗号,谎称招兼职人员为电商提高信誉度,让应聘者向指定电商购买商品后为电商点击好评,事后雇主将本金及利息返回,后再利用其他手段骗取钱财。   厦门警方提醒:虚假的交易方式本身就是具有欺诈性质的行为,淘宝明文禁止,类似找兼职的都是骗局;卡单、掉单、激活订单等多为诈骗用语,见此类词语,基本可断定对方是骗子。
{$body}